杜甫《赠花卿》,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原文及赏析

【导语】:

  杜甫《赠花卿》,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原文及赏析  【题解】  首二句是对成都市内歌舞喧天气氛的描写,用“日纷纷”写出饮酒作乐的毫无节制。这两句

  杜甫《赠花卿》,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原文及赏析

  【题解】

  首二句是对成都市内歌舞喧天气氛的描写,用“日纷纷”写出饮酒作乐的毫无节制。这两句采用了通感的手法,把无形的音乐变成看得见、分得清的有形形象,写出了音乐的美妙悠扬。后两句是诗人的议论,表面上赞美音乐如同仙乐,在人间实难听到,实质上是在讽刺花卿不尊礼制,僭用天子音乐的行为。“只应天上有”暗含人间不应该有之意,流露出对花卿的讽刺抨击。

  这首诗委婉含蓄,寓讽于谀。在表面上的赞赏之中,确切地表达了作者嘲讽的旨意。

  【全诗】

  《赠花卿》

  .[唐].杜甫.

  锦城丝管日纷纷,半入江风半入云。

  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锦城:即成都。丝管:弦乐和管乐,泛指音乐。纷纷:连续不断。 ②人间句:人世间是罕有的。

  【翻译】锦官城里的音乐声轻柔悠扬,一半随着江风飘去,一半飘入了云端。这样的乐曲只应该天上有,人间里哪能听见几回?

  【鉴赏】

  对这首诗的理解,历来注家颇多异议。归纳前人之说,不外两种意见。 一种意见认为,杜甫此诗乃为歌妓而作,纯系赞美音乐,并无弦外之音。胡 之瑞举李群玉《同郑相并歌妓小饮戏赠》:“风格只应天上有,歌声岂合世 间闻”为例,推断花卿为成都歌妓。另一种意见认为,花卿乃西川牙将花惊 定。据《旧唐书·肃宗纪》: “肃宗上元二年(761)四月,梓州刺史段子 璋反,袭东川节度使李奂于绵州,自称梁王,改元黄龙,以绵州为黄龙府, 置百官。五月,成都尹崔光远率将花惊定攻拔绵,斩子璋。”又据 《高适 传》: “西川牙将花惊定,恃勇,既诛子璋,大掠东蜀。天子怒光远不能戢 军,乃罢之。” 《崔光远传》记载更为详尽: “花惊定将士肆其剽掠,妇女 有金银钏者,多断腕以取之,蜀人之受毒甚矣。”同年,杜甫曾作《戏作花 卿歌》,诗中写道: “子璋髑髅血模糊,手提掷还崔大夫。李侯重有此节 度,人道我卿绝世无。既称绝世无,天子何不唤取守东都?”清人仇兆鳌 《杜诗详注》云:“‘何不唤取守东都’ ,此驭将之术也。东方诸镇屯聚,花 不敢专行跋扈,蜀中可免其患。”并指出,“此诗非歌妓所能当,其为花惊 定无疑。其人恃功骄恣,故语含讽刺。”杨慎在《升庵诗话》中说: “花卿 在蜀颇僭用天子之礼乐,子美作此讽之而意在言外,最得诗人之旨。当时锦 城妓女,独以此诗入歌,亦有见哉。”根据史料和杜甫的思想性格,后一种 说法较为可靠。

  花惊定僭用天子音乐,乃无视朝廷、扰乱纲常之举,在杜甫看来,当然 是大逆不道。然而诗人并没有剑拔弩张,加以指斥,而是绵里藏针,寓刚于 柔,在似谀似讽中,委婉含蓄地进行揭露与批判,可谓深得作诗要旨。

  “锦城丝管日纷纷”,首句点题,写音乐的场面与气派。锦城,即成 都,因故宫锦官城而得名。丝管,指弦乐与管乐。纷纷,这里是繁美而浩大 的意思。与司马相如《难蜀父老》 “威武纷纭,湛恩江”、稽康《琴赋》 纷纶翕响,冠众艺兮”中的纷纭、纷纶,意义相似,既有视觉形象上的杂 错、纷陈,又有听觉形象上旋律的繁美。接下来,“半入江风半入云”,极 写乐曲的清响、高扬。曹植《七启》 “长裾随风,悲歌入云”,风写其清, 云写其高。杜甫笔下悠扬的乐曲,从花家的庭院漾出,会于江上清风,荡入 蓝天白云。音乐给江风白云增添了灵气,而白云江风则赋予音乐以行云流水 的外形,音乐在江风白云衬托下,其动人的旋律,益显其清越而高扬。诗中 “半”字用得活脱。“半入江风半入云”,无论时间之半、空间之半,还是 乐曲之半,都是含浑不定的。自古诗词中的半字,多系活用。梁简文帝“断 云留去日,长山减半天” (《逐凉北楼》) 、杜甫“焉得并州快剪刀,剪取 吴淞半江水” ( 《戏题画山水》)、项斯“宫钗折尽垂空鬓,内扇穿多减半 风” ( 《旧宫人》 )、苏轼“卧看落月横千丈,起唤清风得半帆。” ( 《慈 湖夹阻风》)。“半”字的使用,使诗构思活泼,意象浑然,给人以风格轻 快而诗味浓郁的感觉。

  诗的三、四两句,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”,转入虚写。 前两句实写写得充分,后边虚写也显得有力。自夏启奏《九歌》 便有“天上 乐”之说,陈师道《次韵回山人》 “痴子未知天上乐,先生今解世间书。” 邓文原《升龙图诗》 “未识嫦娥天上乐,广寒丹桂五云深。”可见 “天上 乐”是指极美的音乐。天上的乐曲人间难得耳闻,今日在花府竟可一闻,怎 能没有如入仙境之感呢?诗人在此除赞美之外显然另有用意。

  古人对朝廷亦有天上之谓。孙逖《同洛阳李少府观永乐公主入蕃》 : “美人天上落,龙塞始应春”。像这种用天上喻朝廷者,在古典诗词中几乎 比比皆是。在朝廷蒙难之时,花惊定不仅僭用天子之乐,而且天天如此, 于情于理,皆相悖谬。诗人正是在这些悖谬中设下了讽刺的机锋。沈德潜 《说诗晬语》云: “诗贵牵意,有言在此而意在彼者,杜少陵刺花惊定之僭 窃,则想新曲于天上。”杨伦《杜诗镜铨》也说此诗“似谀似讽”,“不减 龙标供奉”。

相关推荐
  • 杜甫《赠花卿》全诗原文、注释、翻译和赏析
  • 杜甫《赠花卿》题解,译文,注释赏析
  •  

   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

    热门推荐
   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,版权为原作者所有。若有不合适的地方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   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
    为你解读好作品
    作品人物网vrrw.net 2016-2022 ICP证:鄂ICP备1702792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