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史记·孝文本纪第十》原文、翻译及鉴赏

【导语】:

【提示】 汉文帝刘恒(前202前157)是汉高祖刘邦的第四子,始封代王,周勃等平定诸吕之乱后,被迎立为皇帝,在位凡23年。汉文帝执政期间,执行与民休息的政策,躬俭仁爱,关心民瘼,减赋税

  【提示】 汉文帝刘恒(前202—前157)是汉高祖刘邦的第四子,始封代王,周勃等平定诸吕之乱后,被迎立为皇帝,在位凡23年。汉文帝执政期间,执行“与民休息”的政策,躬俭仁爱,关心民瘼,减赋税,省刑法,专务以德化民,因此社会安定,生产发展,礼义初兴。在汉代帝王中,汉文帝是司马迁倾心赞叹的仁圣之君。作品着重记载汉文帝在位期间的一系列仁德政绩,也鲜明地表达了司马迁的政治理想,并为后世君臣树立了师法学习的榜样,意义非常深远。

  孝文皇帝,高祖中子也[1]。高祖十一年春[2],已破陈豨军,定代地,立为代王,都中都[3]。太后薄氏子。即位十七年,高后八年七月[4],高后崩。九月,诸吕吕产等欲为乱,以危刘氏,大臣共诛之,谋召立代王,事在吕后语中。

  丞相陈平、太尉周勃等使人迎代王。代王问左右郎中令张武等[5],张武等议曰:“汉大臣皆故高帝时大将,习兵[6],多谋诈,此其属意非止此也[7],特畏高帝、吕太后威耳。今已诛诸吕,新喋血京师[8],此以迎大王为名,实不可信。愿大王称疾毋往,以观其变。”中尉宋昌进曰[9]:“群臣之议皆非也。夫秦失其政,诸侯豪杰并起,人人自以为得之者以万数,然卒践天子之位者[10],刘氏也,天下绝望[11],一矣。高帝封王子弟,地犬牙相制[12],此所谓磐石之宗也[13],天下服其强,二矣。汉兴,除秦苛政,约法令,施德惠,人人自安,难动摇,三矣。夫以吕太后之严,立诸吕为三王,擅权专制,然而太尉以一节入北军[14],一呼士皆左袒[15],为刘氏,叛诸吕,卒以灭之。此乃天授,非人力也。今大臣虽欲为变,百姓弗为使,其党宁能专一邪?方今内有朱虚、东牟之亲[16],外畏吴、楚、淮南、琅邪、齐、代之强。方今高帝子独淮南王与大王,大王又长,贤圣仁孝闻于天下,故大臣因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,大王勿疑也。”代王报太后计之,犹与未定[17]。卜之龟[18],卦兆得大横[19]。占曰:“大横庚庚[20],余为天王,夏启以光[21]。”代王曰:“寡人固已为王矣,又何王?”卜人曰[22]:“所谓天王者乃天子。”于是代王乃遣太后弟薄昭往见绛侯,绛侯等具为昭言所以迎立王意。薄昭还报曰:“信矣,毋可疑者。”代王乃笑谓宋昌曰:“果如公言。”乃命宋昌参乘[23],张武等六人乘传诣长安[24]。至高陵休止[25],而使宋昌先驰之长安观变。

  昌至渭桥[26],丞相以下皆迎。宋昌还报。代王驰至渭桥,群臣拜谒称臣。代王下车拜。太尉勃进曰:“愿请间言[27]。”宋昌曰:“所言公,公言之。所言私,王者不受私。”太尉乃跪上天子玺符。代王谢曰:“至代邸而议之[28]。”遂驰入代邸。群臣从至。丞相陈平、太尉周勃、大将军陈武、御史大夫张苍、宗正刘郢[29]、朱虚侯刘章、东牟侯刘兴居、典客刘揭皆再拜言曰[30]:“子弘等皆非孝惠帝子,不当奉宗庙[31]。臣谨请与阴安侯[32]、列侯顷王后与琅邪王[33]、宗室、大臣、列侯、吏二千石议曰:‘大王高帝长子,宜为高帝嗣。’愿大王即天子位。”代王曰:“奉高帝宗庙,重事也[34]。寡人不佞[35],不足以称宗庙。愿请楚王计宜者[36],寡人不敢当。”群臣皆伏固请。代王西乡让者三,南乡让者再[37]。丞相平等皆曰:“臣伏计之,大王奉高帝宗庙最宜称,虽天下诸侯万民以为宜。臣等为宗庙社稷计,不敢忽[38]。愿大王幸听臣等。臣谨奉天子玺符再拜上。”代王曰:“宗室将相王列侯以为莫宜寡人[39],寡人不敢辞。”遂即天子位。群臣以礼次侍[40]。

  乃使太仆婴与东牟侯兴居清宫[41],奉天子法驾[42],迎于代邸。皇帝即日夕入未央宫[43]。乃夜拜宋昌为卫将军,镇抚南北军。以张武为郎中令,行殿中。还坐前殿。于是夜下诏书曰:“间者诸吕用事擅权,谋为大逆,欲以危刘氏宗庙,赖将相列侯宗室大臣诛之,皆伏其辜[44]。朕初即位,其赦天下,赐民爵一级[45],女子百户牛酒[46], 酺五曰[47]。”

  【段意】 写代王刘恒被迎立为皇帝的经过。

  【注释】 [1]中子:刘邦有八个儿子,刘恒为第四子,故称中子。 [2]高祖十一年:公元前196年。[3]都中都:以中都为国都。中都:故城在今山西平遥西南。 [4]高后八年:公元前180年。 [5]左右:身边近臣。此指张武。郎中令:九卿之一,职掌守卫皇宫。 [6]习兵:熟习军事。[7]属意:真实意图。[8]喋血:踩着死人的血行走,指平定诸吕之乱。 [9]中尉:掌宫卫的官。宋昌:据《会稽典录》,是秦末楚军将领宋义之孙。 [10]践:登上。 [11]天下绝望:天下人对天子之位已断绝希望。 [12]地犬牙相制:封地如犬牙相互交错,既能相助,又能相制。 [13]磐石之宗:指汉朝江山坚如磐石,不可动摇。磐石:大石。 [14]太尉:即周勃,其入北军诛诸吕事详《吕太后本纪》及《绛侯周勃世家》。节:调遣军队用的凭证。 [15]左袒:露出左边的臂膀。 [16]朱虚、东牟:朱虚侯刘章、东牟侯刘兴居,皆齐王刘肥之子,诛诸吕的宗室重臣。 [17]犹与:即犹豫。 [18]卜:占卜。 [19]大横:卜兆的名称。 [20]庚:更换,指皇帝之位要有变化。 [21]夏启:夏禹的儿子启。光:光大。喻刘恒将像夏启一样践天子之位光大父业。 [22]卜人:指太卜令。 [23]参乘:陪乘。 [24]乘传诣长安:乘坐驿车到长安。 [25]高陵:秦县名,县治在今陕西高陵西南。 [26]渭桥:又叫中渭桥,在今陕西咸阳市东。 [27]愿请间言:希望单独谈谈。 [28]代邸:代国在京都的住地。 [29]宗正:九卿之一,掌管皇族事务。 [30]典客:九卿之一,掌管民族事务。 [31]不当奉宗庙:指不能够即位作天子。 [32]阴安侯:刘邦兄刘信之妻。 [33]顷王后:刘邦次兄代顷王刘仲之妻。琅邪王:刘邦堂兄刘泽。 [34]重事:重大之事。 [35]不佞:没有才德,代王谦辞。[36]楚王:刘邦弟刘交,当时在皇族地位最高。 [37]代王西乡让者三,南乡让者再:代王向西推辞三次,又向南推让二次,表示谦让。 [38]不敢忽:不敢随便对待。 [39]莫宜寡人:没有比我再合适的。[40]群臣以礼次侍:大臣们按朝见皇帝的礼仪,依品秩高低,排班伺侯。 [41]太仆:九卿之一,主管皇帝车马。婴:即灌婴。清宫:指驱逐少帝。 [42]法驾:汉仪,天子出行有大驾和法驾两种规格。大驾,公卿导引,大将军参乘,属车八十一乘;法驾,京兆尹、执金吾、长安令导引,侍中参乘,属车三十六乘。 [43]即日夕:当天晚上。未央宫:皇帝住的地方。 [44]皆伏其辜: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 [45]赐民爵一级:赏给平民当户男子爵一级。 [46]女子百户牛酒:女子每一百户一头牛、十石酒。 [47]酺五日:准许平民百姓欢宴五天。

  孝文皇帝元年十月庚戌[1],徙立故琅邪王泽为燕王。

  辛亥[2],皇帝即阼[3],谒高庙。右丞相平徙为左丞相[4],太尉勃为右丞相[5],大将军灌婴为太尉。诸吕所夺齐、楚故地,皆复与之。

  壬子[6],遣车骑将军薄昭迎皇太后于代[7]。皇帝曰:“吕产自置为相国[8],吕禄为上将军,擅矫遣灌将军婴将兵击齐[9],欲代刘氏,婴留荥阳弗击,与诸侯合谋以诛吕氏。吕产欲为不善,丞相陈平与太尉周勃谋夺吕产等军。朱虚侯刘章首先捕吕产等。太尉身率襄平侯通持节承诏入北军[10]。典客刘揭身夺赵王吕禄印。益封太尉勃万户,赐金五千斤。丞相陈平、灌将军婴邑各三千户,金二千斤。朱虚侯刘章、襄平侯通、东牟侯刘兴居邑各二千户,金千斤。封典客揭为阳信侯,赐金千斤。

  十二月,上曰:“法者,治之正也[11],所以禁暴而率善人也[12]。今犯法已论[13],而使毋罪之父母妻子同产坐之[14],及为收帑[15],朕甚不取。其议之。”有司皆曰:“民不能自治,故为法以禁之。相坐坐收,所以累其心,使重犯法[16]。所从来远矣,如故便[17]。”上曰:“朕闻法正则民悫[18],罪当则民从[19]。且夫牧民而导之善者[20],吏也。其既不能导,又以不正之法罪之,是反害于民为暴者也[21],何以禁之?朕未见其便,其熟计之[22]。”有司皆曰:“陛下加大惠,德甚盛,非臣等所及也。请奉诏书,除收帑诸相坐律令[23]。”

  正月,有司言曰:“早建太子[24],所以尊宗庙,请立太子。”上曰:“朕既不德,上帝神明未歆享[25],天下人民未有嗛志[26]。今纵不能博求天下贤圣有德之人而禅天下焉[27],而曰豫建太子,是重吾不德也[28],谓天下何[29]?其安之[30]。”有司曰:“豫建太子,所以重宗庙社稷,不忘天下也。”上曰:“楚王,季父也,春秋高[31],阅天下之义理多矣[32],明于国家之大体[33]。吴王于朕[34],兄也,惠仁以好德[35]。淮南王[36],弟也,秉德以陪朕。岂为不豫哉[37]!诸侯王宗室昆弟有功臣,多贤及有德义者,若举有德以陪朕之不能终[38],是社稷之灵,天下之福也。今不选举焉,而曰必子[39],人其以朕为忘贤有德者而专于子,非所以忧天下也[40]。朕甚不取也。”有司皆固请曰:“古者殷、周有国,治安皆千馀岁,古之有天下者莫长焉[41],用此道也[42]。立嗣必子,所从来远矣。高帝亲率士大夫,始平天下,建诸侯,为帝者太祖。诸侯王及列侯始受国者皆亦为其国祖[43]。子孙继嗣,世世弗绝,天下之大义也,故高帝设之以抚海内。今释宜建而更选于诸侯及宗室,非高帝之志也[44]。更议不宜[45]。子某最长[46],纯厚慈仁,请建以为太子。”上乃许之。因赐天下民当代父后者爵各一级[47]。封将军薄昭为轵侯。

  三月,有司请立皇后。薄太后曰:“诸侯皆同姓,立太子母为皇后[48]”。皇后姓窦氏。上为立后故,赐天下鳏寡孤独穷困及年八十以上孤儿九岁以下布帛米肉各有数。

  上从代来,初即位,施德惠,天下填抚,诸侯、四夷皆洽欢[49],乃循从代来功臣[50]。上曰:“方大臣之诛诸吕迎朕,朕狐疑,皆止朕,唯中尉宋昌劝朕,朕以得保奉宗庙。已尊昌为卫将军,其封昌为壮武侯。诸从朕六人,官皆至九卿[51]。”

  上曰:“列侯从高帝入蜀、汉中者六十八人皆益封各三百户[52],故吏二千石以上从高帝颍川守尊等十人食邑六百户[53],淮阳守申徒嘉等十人五百户[54],卫尉定等十人四百户。封淮南王舅父赵兼为周阳侯,齐王舅父驷钧为清郭侯。”秋,封故常山丞相蔡兼为樊侯。

  人或说右丞相曰:“君本诛诸吕,迎代王,今又矜其功[55],受上赏,处尊位,祸且及身。”右丞相勃乃谢病免罢,左丞相平专为丞相。

  【段意】 写文帝即位之初的三件大事:一是废除坐收孥律;二是立太子和皇后;三是封赏迎立有功大臣。

  【注释】[1]元年:公元前179年。庚戌:10月1日。 [2]辛亥:10月2日。 [3]皇帝即阼:文帝登上台阶主持祭礼。阼:殿前台阶。 [4]右丞相平:即陈平。 [5]太尉勃:即周勃。 [6]壬子:10月3日。[7]皇太后:文帝之母薄太后。 [8]自置:自己任命自己。 [9]擅矫遣:擅自用皇帝的名义发布派遣令。 [10]襄平侯通:即纪通。 [11]法者治之正也:法律是治理国家的准则。 [12]率善人:引导人向善。 [13]论:判处。 [14]同产:同产业的人。 [15]帑:通“孥”,儿女。收孥:没收为奴隶。 [16]“相坐坐收”三句:互相牵连治罪,目的是要压制人们的犯罪心理,使他们不敢轻易触犯刑法。 [17]如故便:依照原有的法律便于治理。 [18]悫(que):淳朴,老实。 [19]罪当则民从:用法得当则老百姓就服从。[20]牧民:治民。 [21]反害于民:反而为害老百姓。 [22]熟计之:再仔细研究一下。 [23]除收帑诸相坐律令:废除一人有罪,其家人收为奴隶以及其他相连坐的法令。 [24]早建太子:早日确定皇位的继承人。 [25]未歆享:还没有欣然接受我的祭享。谦辞。 [26]未有嗛(qian)志:没有满意。嗛:满足。志:心意。 [27]纵:纵然,即使。博求:广泛搜求。禅天下:让出皇位。 [28]重:增加。 [29]谓天下何:怎么对天下说呢? [30]其安之:这件事暂时不要办了。 [31]春秋高:年纪大。 [32]阅:经历,见识。[33]大体:大局。 [34]吴王:刘邦次兄刘仲的儿子刘濞,年长于文帝。 [35]惠仁以好德:为人仁惠而又有德行。 [36]淮南王:刘邦少子刘长,文帝之弟。 [37]秉德以陪朕:谓刘长坚守德义正可以补我之不足。陪:古音通补,补充。 [37]岂为不豫哉:指楚王、吴王、淮南王将来都是可以继位的,有他们在,就等于预先立了太子一样。 [38]陪朕之不能终:辅佐我这个不能终于位的人。 [39]而曰必子:而说一定要传位给儿子。 [40]忧天下:为天下人着想。 [41]古之有天下者莫长焉:古代其他王朝都不如殷周长久。 [42]此道:指早立太子。 [43]为其国祖:作为那个封国的始祖。 [44]今释宜建二句:现在抛开应该立为太子的人不用,反而从诸侯及宗室中去挑选,这是不符合高祖的本意的。 [45]更议不宜:变更立太子的不应该再讨论了。 [46]子某:指文帝长子刘启。 [47]当代父后者:即应继承父业的嫡长子。 [48]诸侯皆同姓,立太子母为皇后:诸侯都是刘姓,没有可选为皇后的,就立太子的母亲为皇后。 [49]洽欢:和谐欢喜。 [50]循:安抚。 [51]九卿:朝廷九部大臣,即太常、光禄勋、卫尉、太仆、廷尉、典客、宗正、大司农、少府。 [52]益封:68位功臣已封侯,现再增加一些秩禄。 [53]颍川:郡名,郡治阳翟,在今河南禹县。其郡守尊是刘邦功臣。 [54]淮阳:王国名,都陈县,在今河南淮阳。其郡守申徒嘉,文帝时官至丞相。传见《史记·张丞相列传》。 [55]矜其功:依仗这功劳。矜:矜夸。

  二年十月[1],丞相平卒,复以绛侯勃为丞相。上曰:“朕闻古者诸侯建国千馀岁,各守其地,以时入贡[2],民不劳苦,上下欢欣,靡有遗德[3]。今列侯多居长安,邑远[4],吏卒给输费苦,而列侯亦无由教驯其民[5]。其令列侯之国。为吏及诏所止者,遣太子[6]。”

  十一月晦[7],日有食之[8]。十二月望[9],日又食[10]。上曰:“朕闻之,天生蒸民[11],为之置君以养治之。 人主不德,布政不均,则天示之以灾,以诫不治[12]。乃十一月晦,日有食之,适见于天,灾孰大焉[13]!朕获保宗庙,以微眇之身托于兆民君王之上[14],天下治乱,在朕一人,唯二三执政犹吾股肱也[15]。朕下不能理育群生[16],上以累三光之明[17],其不德大矣。令至[18],其悉思朕之过失,及知见思之所不及[19],匄以告朕[20]。及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[21],以匡朕之不逮[22]。因各饬其任职[23],务省徭费以便民[24]。朕既不能远德[25],故憪然念外人之有非[26],是以设备未息。今纵不能罢边屯戍,而又饬兵厚卫[27],其罢卫将军军。太仆见马遗财足,馀皆以给传置[28]。”

  正月,上曰:“农,天下之本,其开籍田[29],朕亲率耕,以给宗庙粢盛[30]。”

  三月,有司请立皇子为诸侯王。上曰:“赵幽王幽死,朕甚怜之,已立其长子遂为赵王。遂弟辟疆及齐悼惠王子朱虚侯章、东牟侯兴居有功,可王。”乃立赵幽王少子辟疆为河间王,以齐剧郡立朱虚侯为城阳王[31],立东牟侯为济北王,皇子武为代王,子参为太原王,子揖为梁王。

  上曰:“古之治天下,朝有进善之旌[32],诽谤之木[33],所以通治道而来谏者。今法有诽谤妖言之罪,是使众臣不敢尽情,而上无由闻过失也。将何以来远方之贤良[34]?其除之。民或祝诅上以相约结而后相谩[35],吏以为大逆,其有他言[36],而吏又以为诽谤。此细民之愚无知,抵死[37],朕甚不取。自今以来,有犯此者勿听治[38]。”

  九月,初与郡国守相为铜虎符、竹使符[39]。

  三年十月丁酉晦[40],日有食之。

  十一月,上曰:“前日计遣列侯之国,或辞未行。丞相朕之所重,其为朕率列侯之国。”绛侯勃免丞相就国,以太尉颍阴侯婴为丞相[41]。罢太尉官,属丞相[42]。

  四月,城阳王章薨。淮南王长与从者魏敬杀辟阳侯审食其[43]。

  五月,匈奴入北地[44],居河南为寇[45]。帝初幸甘泉[46]。

  六月,帝曰:“汉与匈奴约为昆弟[47],毋使害边境,所以输遗匈奴甚厚。今右贤王离其国[48],将众居河南降地,非常故[49],往来近塞,捕杀吏卒,驱保塞蛮夷[50],令不得居其故,陵轹边吏[51],入盗,甚敖无道[52],非约也[53]。其发边吏骑八万五千诣高奴[54],遣丞相颍阴侯灌婴击匈奴,匈奴去。发中尉材官属卫将军军长安[55]。

  辛卯[56],帝自甘泉之高奴[57],因幸太原,见故群臣[58],皆赐之。举功行赏,诸民里赐牛酒[59]。复晋阳中都民三岁[60]。留游太原十馀日。

  济北王兴居闻帝之代,欲往击胡,乃反,发兵欲袭荥阳[61]。于是诏罢丞相兵[62],遣棘蒲侯陈武为大将军,将十万往击之。祁侯贺为将军[63],军荥阳。七月辛亥[64],帝自太原至长安。乃诏有司曰:“济北王背德反上,诖误吏民[65],为大逆。济北吏民兵未至先自定,及以军地邑降者,皆赦之,复官爵[66]。与王兴居去来亦赦之。”八月,破济北军,虏其王。赦济北诸吏民与王反者。

  六年[67],有司言淮南王长废先帝法,不听天子诏,居处毋度[68],出入拟于天子[69],擅为法令[70],与棘薄侯太子奇谋反,遣人使闽越及匈奴,发其兵,欲以危宗庙社稷。群臣议,皆曰:“长当弃市[71]。”帝不忍致法于王,赦其罪,废勿王[72]。群臣请处王蜀严道、邛都[73],帝许之。长未到处所,行病死,上怜之,后十六年,追尊淮南王长谥为厉王,立其子三人为淮南王、衡山王、庐江王。

  十三年夏[74],上曰:“盖闻天道,祸自怨起而福由德兴。百官之非,宜由朕躬[75]。今秘祝之官移过于下[76],以彰吾之不德,朕甚不取。其除之。”

  五月,齐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刑[77],诏狱逮徙系长安[78]。太仓公无男,有女五人。太仓公将行会逮[79],骂其女曰:“生子不生男,有缓急非有益也!”其少女缇萦自伤泣,乃随其父至长安,上书曰:“妾父为吏,齐中皆称其廉平,今坐法当刑。妾伤夫死者不可复生,刑者不可复属[80],虽复欲改过自新,其道无由也。妾愿没入为官婢,赎父刑罪,使得自新。”书奏天子,天子怜悲其意,乃下诏曰:“盖闻有虞氏之时,画衣冠异章服以为僇[81],而民不犯。何则?至治也。今法有肉刑三[82],而奸不止,其咎安在?非乃朕德薄而教不明欤?吾甚自愧。故夫驯道不纯而愚民陷焉[83]。《诗》曰:‘恺悌君子,民之父母[84]。’今人有过,教未施而刑加焉,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毋由也[85]。朕甚怜之。夫刑至断肢体、刻肌肤[86],终身不息[87]。何其楚痛而不德也,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!其除肉刑。”

  上曰:“农,天下之本,务莫大焉。今勤身从事而有租税之赋,是为本末者毋以异[88],其于劝农之道未备,其除田之租税[89]。”

  【段意】 写汉文帝令列侯就国、举贤良方正、籍田劝农、约法省禁等一系列励精图治的政策及其民殷国富的成效。

  【注释】 [1]二年:公元前178年。 [2]以时入贡:按时向天子进贡。 [3]靡有遗德:没有什么过失。 [4]邑远:离封地很远。 [5]教驯:教导。驯:通“训”。 [6]为吏及诏所止者二句:在京师任职或受到特许的列侯可以继续留下,但要派太子到封国去。 [7]晦:阴历月的最后一天。 [8]日有食之:发生了日食。 [9]望:阴历十五。 [10]日又食:望日没有日食,当是“月食”之误。 [11]蒸民:众民。 [12]诫:告诫。 [13]灾孰大焉:灾异没有比这更大的了。 [14]微眇之身:微小之人。谦辞。 [15]唯二三执政犹吾股肱也:只有两三个执政大臣做我的帮手。意谓没有广泛听取臣民的意见。 [16]理育群生:治理养育广大人民。 [17]累三光之明:因为我的过失,使日、月、星三光失去了明亮。指发生了日、月食。 [18]令至:命令到达之时。 [19]知见思之所不及:我所知、所见、所思都不够的地方。 [20]匄(gai)以告朕:乞求告诉给我。匄,同“丐”,乞求。 [21]贤良方正:举贤之科名。直言极谏:敢于用直接了当的话当面劝谏,这是入选贤良方正的条件。 [22]匡:纠正。不逮:不足之处。 [23]饬:整饬。[24]徭费:徭役和费用。 [25]远德:恩德远播。 [26]憪(xian)然:心神不宁的样子。有非:侵扰。 [27]饬兵厚卫:整治武器加强战备。 [28]太仆见马遗财足二句:太仆现有的马留一些够用就行了,其余的都送给驿站使用。遗:留下。财足:刚刚够用。传:驿站。 [29]籍田:天子亲耕之田,借以劝农。 [30]粢(zi)盛:古代供祭祀的谷物。黍稷为粢,在器中为盛。 [31]剧郡:大郡。城阳郡都莒县,在今山东莒县。[32]旌:旗子。传说尧曾设旌于路口,让人把施政善言写在旗上。 [33]诽谤之木:传说舜曾在宫门外面的桥头设立供人们提意见的木柱。诽谤:不满之言。[34]来:使……来。 [35]民或祝诅上以相约结而后相谩:有的老百姓开始在一起祝诅皇帝,后来又加以告发。相谩:指互相揭发。 [36]他言:其他不满意的言论。 [37]抵死:触犯死罪。 [38]勿听治:不要再审理治罪了。 [39]铜虎符:铜铸的虎形符,长六寸,右留京师,左留郡守,合符方可发兵。竹使符:竹制的信符,长五寸,用作出入征发的凭证。 [40]三年:公元前177年。丁酉:10月30日。 [41]颍阴侯婴:即灌婴。 [42]罢太尉官,属丞相:撤除太尉这一官职,其部分职权归于丞相。 [43]淮南王长句:刘长杀审食其事,详《淮南王传》。 [44]北地:郡名,郡治马领,在今甘肃庆阳西北。 [45]河南:河套地区。 [46]甘泉:宫名,又叫林光宫,因建于甘泉山而得名,在今陕西淳化境内。 [47]昆弟:兄弟。 [48]右贤王:匈奴王号,有左、右之分。离其国:离开他原先的驻牧地。 [49]非常故:不是正常现象。 [50]驱保塞蛮夷:赶走了保护边塞的其他少数民族。 [51]陵轹:欺压。 [52]甚敖无道:非常傲慢不讲道理。 [53]非约也:不符合双边的条约规定。 [54]诣:到。高奴:县名,在今陕西延安延河东。 [55]中尉:主管京师治安的官。材官:步兵。军长安:驻扎保卫长安。 [56]辛卯:6月27日。 [57]之高奴:到高奴。 [58]故群臣:文帝为代王时的大臣。 [59]诸民里赐牛酒:当地的百姓按里为单位赏给牛和酒。 [60]复晋阳中都民三岁:免除晋阳和中都两地老百姓三年的租税。 [61]荥阳:县名,在今河南荥阳东北。 [62]诏罢丞相兵:命令丞相停止攻打匈奴的军事行动。 [63]祁侯贺:即缯贺。 [64]七月辛亥:7月29日。 [65]诖(gua)误:连累。 [66]济北吏民兵未至先自定四句:谓济北的官吏和百姓,如果在朝廷军队未到达之前就先行安定不乱,以及军队和地方都投降朝廷的,都赦免其罪,恢复以前的官爵。 [67]六年:公元前174年。 [68]居处毋度:生活起居违反礼制。 [69]拟:比拟。 [70]擅为法令:擅自颁布未经朝廷批准的法令。 [71]弃市:即在闹市斩首。 [72]废勿王:废除王位。 [73]处王蜀严道、邛都:指把淮南王流放到四川的严道、邛都去。严道:即今四川荥经。邛都:即今四川西昌。 [74]十三年:公元前167年。 [75]“百官之非”二句: 大臣的过失,应该由我亲身负责。 [76]秘祝:官名,主管宫中祝祷。移过于下:把过失归于大臣。 [77]齐太仓令:管理齐国王都粮仓的官。淳于公:淳于意,传见《史记·扁鹊仓公列传》。 [78]诏狱逮徙系长安:逮捕后被关押在长安的诏狱。诏狱:朝廷直属法庭,处理要案。 [79]将行会逮:淳于意刚要去官府接受审讯时,正好逮捕令也到了。 [80]复属:指受刑砍下的肢体不能再接上去。 [81]“盖闻”二句:听说虞舜的时代,人犯了罪只穿上画有标记的罪衣以代刑,使之感到耻辱,从而不敢轻易犯法。谬:通“辱”。 [82]肉刑三:指黥、劓、刖三种肉刑。 [83]陷:陷于罪刑。 [84]“诗曰”二句:引自《诗经·大雅·早麓》。意谓平易近人的君子,是保护人民的父母。 [85]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毋由也:有的人想改恶从善但也没有机会了。 [86]刻肌肤:在人身上刻上犯罪的记号。 [87]不息:不再生长。 [88]本末:指农业和商业。 [89]其除田之租税:汉文帝免除田租共13年,到景帝二年(前155年)又重新恢复。

  十四年冬[1],匈奴谋入边为寇,攻朝那塞[2],杀北地都尉印[3]。上乃遣三将军军陇西、北地、上郡[4]。中尉周舍为卫将军,郎中令张武为车骑将军,军渭北[5],车千乘,骑卒十万。帝亲自劳军,勒兵申教令[6],赐军吏卒。帝欲自将击匈奴,群臣谏,皆不听。皇太后固要帝[7],帝乃止。于是以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,成侯赤为内史[8],栾布为将军,击匈奴。匈奴遁走。

  春,上曰:“朕获执牺牲珪币以事上帝宗庙[9],十四年于今,历日(县)〔绵〕长,以不敏不明而久抚临天下[10],朕甚自愧。其广增诸祀场珪币[11]。昔先王远施不求其报,望祀不祈其福[12],右贤左戚[13],先民后己,至明之极也。今吾闻祠官祝釐[14],皆归福朕躬[15],不为百姓,朕甚愧之。夫以朕不德,而躬享独美其福,百姓不与焉[16],是重吾不德。其令祠官致敬,毋有所祈[17]。”

  是时北平侯张苍为丞相,方明律历[18]。鲁人公孙臣上书陈终始传五德事[19],言方今土德时[20],土德应黄龙见[21],当改正朔服色制度。天子下其事与丞相议。丞相推以为今水德,始明正十月上黑事,以为其言非是,请罢之[22]。

  十五年[23],黄龙见成纪[24],天子乃复召鲁公孙臣,以为博士,申明土德事[25]。于是上乃下诏曰:“有异物之神见于成纪,无害于民,岁以有年[26]。朕亲郊祀上帝诸神[27]。礼官议,毋讳以劳朕[28]。”有司礼官皆曰:“古者天子夏躬亲礼祀上帝于郊[29],故曰郊。”于是天子始幸雍[30],郊见五帝[31],以孟夏四月答礼焉[32]。赵人新垣平以望气见[33],因说上设立渭阳五庙[34]。欲出周鼎[35],当有玉英见[36]。

  十六年[37]。上亲郊见渭阳五帝庙,亦以夏答礼而尚赤[38]。

  十七年[39],得玉杯,刻曰“人主延寿”。于是天子始更为元年,令天下大酺[40]。其岁,新垣平事觉,夷三族。

  后二年[41]上曰:“朕既不明,不能远德,是以使方外之国或不宁息[42]。夫四荒之外不安其生[43],封畿之内勤劳不处[44],二者之咎[45],皆自于朕之德薄而不能远达也。间者累年匈奴并暴边境[46],多杀吏民,边臣兵吏又不能谕吾内志[47],以重吾不德也。夫久结难连兵,中外之国将何以自宁?今朕夙兴夜寐,勤劳天下,忧苦万民,为之怛惕不安[48],未尝一日忘于心,故遣使者冠盖相望[49],结轶于道[50],以谕朕意于单于。今单于反古之道,计社稷之安,便万民之利,亲与朕俱弃细过,偕之大道[51],结兄弟之义,以全天下元元之民。和亲已定,始于今年。”

  后六年冬[52],匈奴三万人入上郡,三万人入云中[53]。以中大夫令勉为车骑将军,军飞狐[54];故楚相苏意为将军,军句注[55];将军张武屯北地;河内守周亚夫为将军,居细柳[56];宗正刘礼为将军,居霸上;祝兹侯军棘门[57],以备胡。数月,胡人去,亦罢。

  天下旱、蝗,帝加惠:令诸侯毋人贡,弛山泽[58],减诸服御狗马,损郎吏员[59],发仓庾以振贫民,民得卖爵[60]。

  孝文帝从代来,即位二十三年,宫室苑囿狗马服御无所增益,有不便,辄弛以利民[61]。尝欲作露台[62],召匠计之,直百金[63]。上曰:“百金,中民十家之产,吾奉先帝宫室,常恐羞之,何以台为?”上常衣绨衣[64],所幸慎夫人,令衣不得曳地[65],帏帐不得文绣,以示敦朴,为天下先。治霸陵[66],皆以瓦器,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,不治坟[67],欲为省,毋烦民。南越王尉佗自立为武帝,然上召贵尉佗“兄弟”,以德报之,佗遂去帝称臣。与匈奴和亲,匈奴背约入盗,然令边备守,不发兵深入,恶烦苦百姓。吴王诈病不朝,就赐几杖。群臣如袁盎等称说虽切,常假借用之[68]。群臣如张武等受赂遗金钱,觉,上乃发御府金钱赐之,以愧其心,弗下吏。专务以德化民,是以海内殷富,兴于礼义。

  后七年六月己亥[69],帝崩于未央宫。遗诏曰:“朕闻盖天下万物之萌生,靡不有死。死者天地之理,物之自然者,奚可甚哀!当今之时,世咸嘉生而恶死,厚葬以破业,重服以伤生[70],吾甚不取。且朕既不德,无以佐百姓。今崩,又使重服久临[71],以离寒暑之数[72],哀人之父子,伤长幼之志,损其饮食,绝鬼神之祭祀,以重吾不德也,谓天下何!朕获保宗庙,以眇眇之身托于天下君王之上,二十有馀年矣。赖天地之灵,社稷之福,方内安宁[73],靡有兵革。朕既不敏,常畏过行[74],以羞先帝之遗德;维年之久长,惧于不终[75]。今乃幸以天年[76],得复供养于高庙,朕之不明与嘉之,其奚哀悲之有[77]!其令天下吏民,令到出临三日[78],皆释服,毋禁取妇、嫁女、祠祀、饮酒、食肉者。自当给丧事服临者,皆无践[79]。经带无过三寸[80],毋布车及兵器[81],毋发民男女哭临宫殿。宫殿中当临者,皆以旦夕各十五举声[82],礼毕罢[83]。非旦夕临时,禁毋得擅哭。已下[84],服大红十五日[85],小红十四日[86],纤七日[87],释服。佗不在令中者,皆以此令比率从事[88]。布告天下,使明知朕意。霸陵山川因其故,毋有所改。归夫人以下至少使[89]。”令中尉亚夫为车骑将军,属国悍为将屯将军[90],郎中令武为复土将军[91],发近县见卒万六千人[92],发内史卒万五千人[93],藏郭穿复土属将军武。

  乙巳[94],群臣皆顿首上尊号曰孝文皇帝。

  【段意】 写汉文帝后期的主要德政:一是与匈奴时战时和,以和亲为主,恶烦苦百姓;二是倡导节俭,为天下先;三是遗诏薄葬,革除旧习。

  【注释】 [1]十四年:公元前166年。 [2]朝那:县名,在今宁夏固原东南。 [3]都尉:郡中主管军事的官。印:孙印。 [4]三将军:即将军周灶驻陇西,魏遫驻北地,卢卿驻上郡,见《匈奴列传》。 [5]军渭北:驻军在渭水北岸。 [6]勒兵:检阅部队。 [7]固要:坚决阻止。 [8]成侯赤:即董赤。 [9]获执:获得祭祀宗庙的权力,指当了皇帝。牺牲:祭祀用的猪牛羊。珪币:宝玉和钱币。 [10]以不敏不明而久抚临天下:以我这样不敏感不聪明的人长久做皇帝。 [11]广增诸祀场珪币:谓扩大祭祀的场所,增加祭祀的珪币。 [12]望祀不祈其福:祭祀山川而不求神灵降福。望祀:祭名,遥祭山川。 [13]右贤左戚: 指祈福时先贤人后亲戚。 [14]祝釐:祝祷求福。 [15]皆归福朕躬:都把求来的福归给我一个人。 [16]不与:不在内。 [17]“其令祠官致敬”二句:命令祠官祭祀时要为大家求福,不要单为我一个人求福。 [18]方明律历:旁通历法。方明:即兼通。 [19]鲁人句:鲁人公孙臣上书奏陈金木水火土五德的终始相传之事。五德终始:亦称“五德转移”。战国时期阴阳家邹衍的学说。指水、火、木、金、土五种物质德性相生相克和终而复始的循环变化。用来说明王朝兴替的原因,是一种历史循环论观点。 [20]言方今土德时:公孙臣认为汉是土德,秦是水德,土胜水。 [21]土德应黄龙见:与土德相应的是黄龙应该出现。 [22]丞相推四句:丞相推算认为现在是水德开始明显的时候,正月在十月,以黑色服为好,认为公孙臣的意见不对,请废除不用。 [23]十五年:公元前165年。 [24]成纪:县名,在今甘肃通渭东。 [25]申明:申叙阐明。 [26]岁以有年:年年丰收。 [27]郊祀:在郊外举行祭天地之祀。 [28]礼官议二句:礼官讨论制定出郊祀的仪式,不要怕我辛苦而有所隐讳。 [29]夏:夏天。躬亲:亲自。 [30]雍:县名,在今陕西凤翔南。 [31]五帝:五天帝,即东方苍龙青帝,南方朱雀赤帝,西方白虎白帝,北方玄武黑帝,中央麒麟黄帝。 [32]孟夏:夏季第一个月,即四月。 [33]以望气见:因为有望气之术而见到了文帝。望气:古代方士的一种占候术,望云气以测吉凶征兆。 [34]设立渭阳五庙:在渭水北建立五帝庙。 [35]欲出周鼎:想打捞周鼎。周鼎为传国之宝,共九只。周亡,九鼎入秦,其中一只飞没入泗水之中,秦始皇和汉文帝想打捞均未如愿。 [36]玉英:玉制的花。 [37]十六年:公元前164年。 [38]尚赤:以红色为首。 [39]十七年:即后元元年,公元前163年。 [40]酺:聚会饮酒。 [41]后二年:公元前162年。[42]方外之国:即外国,此主要指匈奴。 [43]四荒之外:意同“方外之国”。 [44]封畿之内:即全中国。 [45]咎:过失。 [46]间者累年:近来连年。 [47]谕吾内志:了解我的内心思想。文帝的心志是和亲,争取边境平安无事。 [48]怛(da)惕:忧伤害怕。 [49]冠盖相望:喻使者来来往往很多。[50]结轶:车辙交结。 [51]偕之大道:共走一条大路,指和睦友好。 [52]后六年:公元前158年。 [53]云中:郡名,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西南。 [54]飞狐:地名,在今河北蔚县。 [55]句注:山名,在今山西代县。 [56]细柳:地名,在今陕西咸阳西。 [57]祝兹侯:即松兹侯徐厉。棘门:地名,在长安北。 [58]弛山泽:解除山泽的禁令,使民可樵采渔猎。 [59]损:裁减。 [60]民得卖爵:有钱人可用钱卖得爵位。 [61]辄弛:马上废除。 [62]露台:观赏景物的楼台。 [63]直百金:用费需百斤黄金。 [64]绨衣:黑色的粗丝衣。 [65]曳地:拖到地上。 [66]霸陵:文帝寿陵,在今陕西西安市北。 [67]不治坟:因山为冢,不垒坟墓。 [68]假借:用其他事缓解,即对诸侯示宽容态度。 [69]后七年:公元前157年。己亥:6月1日。 [70]重服:服丧时间很长。 [71]久临:长时间为死者痛哭。 [72]以离寒暑之数:经历寒来暑往漫长的日子。 [73]方内安宁:国内外太平无事。方:外。内:中。 [74]常畏过行:经常担心有过失的行为。 [75]维年之久长二句:想到年岁长了,害怕不能永远保住自己的皇位。 [76]幸以天年:得享天年。 [77]朕之不明与嘉之二句:像我这样不聪明的人而得到这样好的结果,还有什么好悲哀的呢? [78]出临三日:哭三天。 [79]自当给丧事服临者,皆无践:应该服丧的亲戚子弟们,也都不要光着脚。 [80]经(die)带:麻制的孝带。 [81]毋布车及兵器:不要把丧布挂在车上和兵器上。 [82]十五举声:哭喊十五声。 [83]礼毕罢:丧礼行完即可。 [84]已下:已经下葬后。 [85]大红:即大功,如礼应丧九个月。 [86]小红:即小功,应服丧五个月。 [87]纤:即禫,缌麻衣,应服丧36日。 [88]比率从事:比照处理。 [89]归:放归回家。夫人、少使:宫女的等级。 [90]属国悍:典属国徐悍。将屯将军: 监管各地驻军。 [91]郎中令武:即张武。复土将军:掌管丧葬封坟之事。 [92]见卒:服现役的士兵。 [93]内史卒:京城卫队的士兵。 [94]乙巳:6月7日。

  太子即位于高庙,丁未[1],袭号曰皇帝。

  孝景皇帝元年十月[2],制诏御史[3]:“盖闻古者祖有功而宗有德[4],制礼乐各有由[5]。闻歌者,所以发德也;舞者,所以明功也。高庙酎[6],奏《武德》、《文始》、《五行》之舞。孝惠庙酎,奏《文始》、《五行》之舞。孝文皇帝临天下,通关梁[7],不异远方[8]。除诽谤,去肉刑,赏赐长老,收恤孤独,以育群生。减嗜欲,不受献[9],不私其利也。罪人不帑[10],不诛无罪。除肉刑,出美人[11],重绝人之世[12]。朕既不敏,不能识[13]。此皆上古之所不及[14],而孝文皇帝亲行之。德厚侔天地[15],利泽施四海,靡不获福焉。明象乎日月[16],而庙乐不称[17],朕甚惧焉。其为孝文皇帝庙为《昭德》之舞[18],以明休德[19]。然后祖宗之功德著于竹帛[20],施于万世,永永无穷[21],朕甚嘉之。其与丞相、列侯、中二千石、礼官具为礼仪奏。”丞相臣嘉等言[22]:“陛下永思孝道,立《昭德》之舞以明孝文皇帝之盛德,皆臣嘉等愚所不及。臣谨议:世功莫大于高皇帝,德莫盛于孝文皇帝,高皇庙宜为帝者太祖之庙,孝文皇帝庙宜为帝者太宗之庙。天子宜世世献祖宗之庙[23],郡国诸侯宜各为孝文皇帝立太宗之庙。诸侯王列侯使者侍祠天子[24],岁献祖宗之庙。请著之竹帛,宣布天下。”制曰:“可。”

  【段意】 写汉景帝在诏书中,对文帝的恩德和政绩作了高度评价。这也是作者的观点。

  【注释】 [1]丁未:6月9日。 [2]孝景皇帝元年:公元前156年。 [3]制诏:下诏。 [4]祖有功而宗有德:创业开国之君在宗庙中称祖,继体治世之君称宗,故刘邦称高祖,文帝称太宗。 [5]由:原因,理由。 [6]高庙酎(zhou):祭祀高庙用醇酒。酎:醇酒。 [7]通关梁:使关卡津梁通行无阻。 [8]不异远方:远近没有区别。 [9]不受献:不接受臣民的贡献。 [10]罪人不帑:对犯罪的人不牵连到他的妻子。 [11]出美人:指将宫女放归回家。 [12]重绝人之世:对绝代之事看得非常重要。 [13]不能识:没能认识到文帝的伟大。 [14]上古之所不及:上古君王所做不到的。 [15]侔:相等。 [16]明象乎日月:文帝的光明就像日月一样。 [17]不称:不相称,不相配。 [18]为《昭德》之舞:创作《昭德舞》。 [19]休德:美德。 [20]著于竹帛:即记载在史书上。 [21]永永无穷:永远永远没有穷尽。 [22]丞相臣嘉:即申屠嘉。 [23]献:祭祀贡献。 [24]侍祠:陪同天子祭祀宗庙。

  太史公曰:孔子言“必世然后仁。善人之治国百年,亦可以胜残去杀[1]。”诚哉是言!汉兴,至孝文四十有馀载[2],德至盛也。廪廪乡改正服封禅矣[3],谦让未成于今[4]。呜呼,岂不仁哉!

  【段意】 这是作者的论赞,称颂汉文帝为仁圣之君。

  【注释】 [1]孔子言:见《论语·子路篇》第11、12章。必世:整整一代人。30年为一世。胜残去杀:消除残暴,不用杀人的刑法。 [2]汉兴二句:从刘邦公元前206年建国,到汉文帝公元前157年死,共49年。 [3]廪廪(lin):渐近之义,犹言差不多。改正:改正朔。服:易服色。此句意谓文帝时差不多具备了改历、变易服色、举行封禅的条件了。 [4]谦让未成于今:但他谦让没有进行,把改制工作留到了今天。

  

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

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

热门推荐
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,版权为原作者所有。若有不合适的地方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特别推荐
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
为你解读好作品
作品人物网vrrw.net 2016-2022 ICP证:鄂ICP备17027927号-1